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晨越文化 > 员工园地 > 王者归来
王者归来

昨天是我老爸的生日,仅是电话祝贺,心有歉然,翻一旧作重温,祝福老爸身体健康,开心每一天!也祝天下父母平安喜乐!

王者归来


                                    写于2011年5月


    四月下旬,老爸说他开始把他旧时的小说改编成剧本。小说是中篇,这样一来,内容的扩充就相当浩大了。 老爸,六十多岁,我们知道的,有胆结石、糖尿病、还有十多年的脑血管硬化,在我们的眼里,他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老头。这也罢了,年老了,谁没有一点毛病,关键是这老头,有时候很不听话,比如,嗜吃肥肉,时不时要在我们面前告老妈的状,说老妈净拿瘦肉给他吃,吃起来一点也不入口和过瘾;饭也不让他多吃,说饭都不让他吃饱,人活起还有什么意思?再比如,医生叫他戒烟戒酒,他答应说少抽点烟,绝不喝酒,每次说得斩钉截铁,似乎这一次可以相信他了。隔一段时间问老妈,在家里是不再喝了,可是出去就管不住了,每次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唉,六十多岁的老头了,应酬比我们还多,好烟好酒时时还有人送,让人欢喜让人忧啊。还经常熬夜,说晚上夜深人静,好写作。有时已躺在床上,突然间灵光一闪,就又伏案而作。这也是他的老习惯了,任何人也左右不了。   
    五月三号,他六十五岁生日,山月山庄亲人朋友欢聚一堂。他意气风发,神采奕奕,激扬文字,潇洒挥毫。  五月八号上午十点左右,母亲节,我打电话回家祝老母亲节日快乐,自是要问起他的。老妈说正躺在床上,六号晚上开始头痛,七号去拿了药回来,八号头痛已缓解,只是浑身无力。他经常头痛,有时吃点头痛粉就止住了。想着他也就浑身无力,以为是太疲倦了,休息休息就好了。九号上午打电话回家,无人接;打老爸的手机,虚弱的一声喂之后传来老妈的声音。原来八号晚上就入院了,情形似有点严重,老妈没明说。放下电话,我打电话给阿宾,叫他把工作安排一下,下午回去一趟。不多久,弟打电话过来,说老爸这次病情与以往不同,很危险,叫我赶紧回家一趟。心里一下就紧张起来,放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   
    下午匆匆赶到老爸入住的县医院,他耷拉着头,脸色很不好,话也不想说。妹弟在,老妈已回山月山庄,收拾些衣物,安排下老爸的鸟儿(决定第二天转到川医)。妹弟说,昨傍晚,老妈外归,老爸给她开门,就十多米的路,老爸拄着个棍子还走得偏偏倒倒的,这让站在大门外的老妈惊呼连连心惊胆战,说上午都不是这个样子,怎么一下午就这么严重了。进门后,老妈立马给弟打了电话,大侄子开车回来送到了医院。经检查,老爸说话像大舌头含混不清;头脑也有些糊涂,具体的日期都说不明白;左腿无力,有些抬不起来。医生怀疑他是脑梗塞,搞不好有偏瘫的可能。   脑梗塞?!我是了解这个病的,发作起来非常的凶险。阿宾的妈妈前一晚还在和朋友一起逛超市,第二天一早就发作了,当时右手就无力,右腿就偏瘫了,送到医院一检查是高血压引起的脑梗塞,几个小时的功夫就不认识人,大小便失禁,而且心情狂燥,整日整夜地不安宁,大喊大叫,直至送到广西自治区人民医院才平静下来。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十多天还是无力回天,期间,无论儿女皆不认识,话也没留下一句......     
    那个健谈风趣的老爸现如今躺在病床上如一片枯叶毫无生机,我黯然神伤;来来往往不断探视他的朋友们和接连不断的电话更让我心里惊惧有加......    
    十号把老爸在川医神经内科安顿好已是下午一点左右,老爸的头痛时断时续,说话较之前清晰了很多,头脑也清醒,左腿依然无力,走路要人扶。医生给他开了些治疗头痛的药液输着,接下来是全面的检查。十一号通过血液、小便等检查,除了胆囊结石、糖尿病,还确诊出胆管结石、颈椎粥样硬化和右肾囊肿;十二号核磁共振,未发现脑梗塞,众人皆松了一口气。十三号,又做了腰椎穿刺检查,也无异常。主治的教授为了确认病情建议做血管造影。老爸不同意,后来经过我弟向另一教授了解,说做血管造影相当痛苦,既然检查没有脑梗塞,那回去以后注意饮食、休息、按时服药就可以,于是决定不做。  事后老爸坐在床上,对我和姐说,那个腰椎穿刺检查,好吓人哦,一脸害怕和凝重又像小孩似的无辜,逗得我和姐大笑出声。十二号,弟和弟媳抽空来看他,他说你们跑一趟,恐怕油钱过路费就要花掉两百多哈,弟说是的。他说,那你们就不要来看我,我现在好人一个,完全没事了,太花钱了。弟开玩笑说,咋不来看您呢,整您得那么凶,这几天都担心着万一来迟了看不到您了,怎么办?老爸一脸正经,“家里有那么多我的照片,想看还不容易?”    十三号开始,老爸没有再头痛,腿也有力了。吃了晚饭,姐姐就陪着他出医院在周边走走,脸色也越来越正常。我有时中午过去看他,他躺在床上架着二郞腿,吃着零食,脚一点一点的,那股精气神一看就知道我老爸像我老爸了。时不时地还说点打趣自己的话,还说,回去要逗逗他的好朋友,让他用手指指鼻尖,如果不能准确指定,就说他是神经病!(他一直回味康复治疗科的小伙子给他诊断病情的过程)   不做血管造影,医生决定再观察两三天,如头不再痛,就让老爸出院。在最后一次例行检查的时候,医生问他,你开始头痛的时候在做什么?老爸说我在写剧本哦,已经接连写几天了,白天写晚上也写,在医院一躺起,我好多天不能写了,一脸遗憾和委屈的样子,把医生也逗笑了。  十号刚到川医那天,他还挂念着他的剧本,一定要让我到护士站给他拿些纸来,说要把想起的一些情节写下来。姐拒绝,我也不配合,好言好语苦口婆心地劝他目前是身体要紧,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有天午后,他闭着眼,我们以为他睡着了,没想到他突然睁眼说,“哇,我一闭眼,我剧本的一幕幕场景不得了,简直是波澜壮阔啊!”弄得我和姐面面相觑,苦笑连连。  17号,老爸在输完最后一点液后,宣告出院,他迫不接待地穿上自己的衣服,收拾打扮。
    我们一群人在一楼大厅和在办理结账手续的弟弟弟媳会合。弟弟看着远处走来的老爸对我说,哦,不像个病人了哈。然后高声叫道,老汉(儿),我们回家了哈!  老爸除了有些消瘦,精神振奋,确实是个好老头儿了,听着弟弟的一声喊,背也更直了,在我们的前呼后拥下呼拉拉地走过去,似是王者凯旋归来。

行政部胡俊华

   
 
乐虎国际娱乐 晨越文化 新闻中心 晨越服务 晨越中国 人力资源 BIM培训 灾后重建
公司概况
组织架构
公司资质
公司业绩
文化理念
企业宣传片
员工园地
内刊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服务范围
服务流程
用人理念
人才招聘
考试通知
校园招聘
BIM培训中心介绍
名师风采
培训课程
认证体系
灾后重建
重建项目
乐虎国际娱乐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意见反馈